CP:南圭/烈洙

取向:BE 

相關:無

 

空氣濕的讓人覺得難受,雨滴滴答答的落下

墓園裡,一群人站在墓碑前,凝重的臉色還有沈重的氣氛讓人無法言語

 

他們在等一個人

等這個已經過世但即使在死前仍然掛念的那個人

當初任誰也沒有想過

單純的旅行,千億分之一的機率,他卻遇上了

他們都覺得上天殘忍,為什麼要帶走他

可他卻曾笑著告訴所有人,如果我是天使,那我終究還是有回去天堂的一天

是啊,南優鉉,你是天使,可該去天堂的人並不是你啊

 

金基范靠在金鍾鉉的懷裡,早就哭得不能自己

連平常最喜歡跟南優鉉胡鬧的李成烈也嚴肅的面無表情

「我哥不會來的,還是開始吧...」

金明洙打破沈默,語氣平淡的說

聽到金明洙的話,他們並沒有反駁,可他們卻也無能為力

與其架著金聖圭逼他到這裡來,還不如讓他自己心甘情願的過來

可現在就算他們等的在久,金聖圭可能也不會出現了

 

「那麼、開始吧......」

金基范的聲音在顫抖,身為南優鉉最要好的哥們

卻不能替他完成心願他真的很愧疚

可金聖圭是金聖圭啊,他不想做的事情沒人逼的了他

南優鉉的家人都在美國,即使趕過來也要兩三天的時間,雖然有礙於禮節,但他們還是決定由他們送他最後一程,當然他的家人也同意了

 

喪禮從開始到結束,所有人都在期盼金聖圭的出現

可他卻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不知去向

最後,喪禮結束了,所有人一一離開

只是他們沒有發現,從開始到結束,一直有個身影看著他們

 

金聖圭躲在樹的後面,不敢上前去

因為他害怕自己一看見那傢伙的照片就崩潰

但讓人崩潰的卻是現實

如果當初他阻止他出國那就好了

想著,又覺得可笑

丟下透明的雨傘,他淋著雨,一步步走到他的墓前,懺悔似的虐待自己

「我啊,是那種現實到不能在現實的人,所以當初你跟我告白的時候,我很訝異也很害怕」

「知道嗎,其實我也是喜歡你的,可是我非常害怕失去家人,失去一切,失去所有,所以我一再的拒絕你,可是我說,你這傻子怎麼就是那麼倔強,不肯放棄呢?」

說著,他輕笑,仿佛他在他身邊與他聊天似的坐到地上,也不管是否有泥濘

 

「李成鍾曾罵過我,說我非常自私,既然不愛你那霸著你做什麼。那時,我只是覺得,你南優鉉就只准給我使喚,其他人就是不行不准也不能...」

金聖圭笑著,可是突然的哭了,雨水與淚水混在一塊兒分不清

他用力想抹去,卻欲蓋彌彰

「你說,我真的很傻對不對,只會窮擔心,窮害怕的。你那麼好、那麼愛我,我卻像個傻子一樣一次又一次的推開你,最後才發現,原來我是愛著你的...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怎麼辦?」

他突然嚎啕大哭了起來,所幸墓園裡沒人,不然被當成是瘋子也有可能

原來,真正失去了,才會發現自己的愚蠢

而我,竟然一次次推開你,一次次的

最後,當我察覺的時候,你卻不在了

也不願等我了

這是你給我的懲罰嗎?

 

「南優鉉,對不起......還有、我愛你。」

遲來的表白,即使擁有說出口的勇氣

可是那個應該聽到這話的人卻不在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他除了沈默還是沈默

直到他昏倒被管理員給發現,被送進醫院說是急性肺炎

因為他淋雨淋了將近三個小時

 

 

醫院的空氣散佈著消毒水味兒,還有讓人窒息的空氣

金明洙不發一語的看著明明該醒來卻依舊假睡的哥哥,心底只有無奈

後悔,大概也折磨他上千百次了吧

知道自己多說無益,但有些話還是想親口告知這個明明智商不低情商卻是負數的親哥

「哥,我知道你醒了,如果不想睜開眼也無所謂,我只是想要跟你說某些事」

「南優鉉,全世界你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比他更愛你的男人了」

「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不接受他,可是你知道嗎,他在愛上你的時候,早就已經做好為了你被全世界拋棄的準備,就只等你的決定」

「哥,我知道你很後悔,從你在墓園裡淋雨淋太久昏倒被送進醫院就可以看的出來,可是即便你在後悔在傷心也不要折磨你自己」

「因為就算你想要用你自己來換,但事實就是,南優鉉這個人已經回不來了」

「如果聽到我的話,就起來吃飯別再瞎折騰了,我先回家幫你準備衣服晚點過來」

 

金明洙走出病房,關上門,看到在外頭等他的李成烈,他只是瞥了一眼

「聖圭哥,醒了嗎?」

「早醒了,只是假睡罷了」

當了那麼多年的兄弟,他會看不出來嗎?

「載我回家吧,我要拿我哥的衣服」

「嗯」

李成烈跟在他的後頭,沒有提起關於剛剛他在病房裡所說的話

回去金家的路程並沒有很遠,但至少要花上二十分鐘左右

路上,金明洙閉著雙眼看似在休息,其實卻僅是因為自己說了那一番與自己完全相反的話

倔強不說白難道是遺傳嗎,哥哥如此就算了,連弟弟也

李成烈盯著金明洙的側臉看,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把這傢伙搖醒問,既然你都要你哥勇敢了,那你自己呢?

只是到他們抵達金家為止,他並沒有那麼做

放任金明洙同樣不自在的假睡

然後在外頭等他拿東西

 

金聖圭在金明洙走沒多久就從病床上爬起來

失神的盯著眼前餐盤,明明沒食慾卻硬舉起手把食物往嘴裡送

一口一口的,直到餐盤慢慢的到完全空了他才停手

金聖圭不曉得自己究竟吃了什麼,但是他卻清楚的曉得金明洙所說得話,還有那些意思

「是啊,即使我把自己給弄死了,南優鉉也不會回來了...」

這個人,從此、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發現手背上的水滴

原來是自己哭了......

 

晚上,金明洙拿著提袋下樓時,李成烈並沒有抱怨他的拖延,反而是替他開門然後返回醫院

坐上車,金明洙深呼吸口氣

剛剛他之所以拖了那麼久的時間,是因為他在想他哥跟南優鉉,還有自己跟李成烈的事情

前者,已經無法挽回

那麼,還可能有未來的他們呢?

同樣也要因為後悔才發覺他們其實很愛彼此嗎?

還要重蹈覆轍嗎?

車子在一次停在停車場裡,兩人卻頗有默契的沒有下車

「金明洙...」

李成烈突然開口,聲音低沈的讓他突然緊張起來

「幹嘛..?」

「其實你在病房裡面對聖圭哥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所以?」

他根本是在明知故問啊

「如果你願意,我也會做好為了你被全世界拋棄的準備」

聽到他這句話,金明洙低著頭沒有回應

李成烈有些苦澀的笑著,然後揉揉眉頭

看來真是自己想的太簡單了呢

要他接受同性之間的愛情,還有道德倫理的譴責過然還是太難了

況且,這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的不是嗎

李成烈,你還是站在遠遠的地方當一個守護他的人比較實在

 

「...你是認真的嗎?」

金明洙突然抬頭看著他,堅定的眼神讓他愣住

「什麼?」

「我說,你剛剛的那句話,是認真的嗎?」

「當然」他毫不猶豫的回答

聽到他的答案,金明洙笑了,也哭了

「那,我們在一起吧,我不想要跟我哥一樣經歷那種失去了才發現的感受,其實我從以前就很喜歡你、可是我不敢...我、唔...」

李成烈突然吻住他而這種時候吻的確也是一個代替說話的好方法

一吻抵千言萬語啊

 

金聖圭做了一個夢,一個有南優鉉的夢

夢裡,南優鉉一如往常調皮的戲弄他

但他卻生氣不起來,因為他好怕南優鉉因為自己的壞脾氣而一聲不響的離開

所以他任由他為所欲為

到頭來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就習慣他的存在,他的一切,他的愛情,他的調戲...還有他的溫柔

「南優鉉,對不起,我常常說你是傻子,原來我自己才是那個真正的傻子...」

傻的忽視你的愛情,你的好

南優鉉看見他又哭了,無奈的嘆息,卻溫柔的替他抹掉眼淚

「好了,不要哭了好不好?怎麼現實哭夢裡也哭呢?我的圭哥可不是愛哭鬼呢!」

露出可愛的虎牙,金聖圭怔怔的看著他,想上前去抱住他,卻發覺他離自己越來越遠

「南優鉉!」

「聖圭,好好照顧自己,我不在了,沒人對你囉唆,可是還是要定時吃飯...」

「你不要走,等等...」

他想抓住他,可是他卻笑著推開自己

「金聖圭,忘了我吧,把南優鉉這個人從你的人生中抹去,仿佛從沒存在一樣,然後,好好的活著,不要悲傷,也不再哭泣...」

他的聲音迴盪在耳裡,可任由金聖圭呼喊,卻再也沒有回應

 

「哥,你沒事吧?」

睜開眼,金明洙擔心的模樣讓他有些恍惚

「優鉉呢...南優鉉他...」

開口想要說什麼,卻發現那個人早就不復存在了

笑了笑搖頭,說了句沒事後,又躺下

可是之後,夢裡再也沒有出現過那個人的身影...

 

三年後,金明洙跟李成烈兩個人跑去荷蘭領了結婚證明

而金聖圭也不再像三年前那樣失魂落魄的

所有人聰明的不再提起南優鉉這個人

而這天,陽光明媚的下午,金聖圭一個人再次踏入墓園

睽違三年,遲了三年,他終於釋懷

如同南優鉉希望的,不再糾結,不再悲傷,不再哭泣

然後,好好的活著

或許正因為希望他看到他所希望的自己,所以才會遲了三年

不過,你不會介意的,對吧?

站到墓碑前,他漾開笑容,看著那張同樣笑容可掬的照片

 

「優鉉,你好嗎?」

 

E. N. D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花與毛
  • 你看我來了####
    我看你甚麼時候會發現#
  • 煩欸你XDDDD
    還有你換甚麼東以跟阿南##(管很多#

    天藍藍(・∀・) 於 2015/11/30 18: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