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回顧:鮭魚:花是愛(中長.重甜.微H)x5

 

x6

南優賢一會盯著課本,一會又看著正在看電腦的金聖圭

欲言又止的模樣卻又不敢說出口

放下滑鼠,金聖圭起身坐到南優賢面前的椅子

「說吧,我知道你很擔心明洙他們」

南優賢撇嘴,卻不肯說話了

聖圭伸手揉揉他的頭髮,「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們終究只是外人,即便我們是他們倆的朋友、明洙又是我弟弟,可是這種事情不是說了就開的,優賢你懂嗎?」

「可是...難道要一直看明洙他們那樣嗎?」

「成烈會處理的,現在、專心學習,你不是嚷嚷著你的數學總是掛科嗎?」

「嗯...」

一場意外的插曲,不僅僅影響了金明洙和李成烈

連帶的也讓金聖圭跟南優賢陷入沉悶的氣氛中

而已經搬到東雨那裡的明洙自然也沒好過到哪去

單人床上,他輾轉難眠

沒有李成烈溫暖的臂彎,沒有他的氣息

什麼都沒有...

如果,今天沒有跟他吵架那是不是他們還可以維持現狀

就算只是假裝。

月光映入屋內,月亮孤獨的懸掛在空中,仿佛像是在嘲笑金明洙的傻一樣

不、他要習慣,習慣沒有李成烈陪伴的日子

因為如果到頭來分手了他還是得習慣

所以,提早適應也沒什麼不好...

也沒什麼...

隔天,金明洙照常上學,才踏入校門口就看到靠在牆上等著他的李成烈

心一狠,打算忽視,他捏緊衣角決定快步向前

但李成烈哪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長腿一跨,伸手抓住想逃走的小貓根本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李成烈有絕對的優勢

他的優勢就是,他認定金明洙愛慘他李成烈了。

===分隔線、欸區請慎入===

毛衣、書包還有外套等東西被隨意亂丟在地上

金聖圭的休息室這下還真的派上用場

兩個身影在透明的浴室裡被襯托的更加明顯

金明洙被李成烈抵在牆上,身上的白襯衫早就被扯開,露出充滿愛痕的肌膚

他喘息著,用憤恨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男人

想要拉緊身上唯一的襯衫卻欲蓋彌彰

「放手、李成烈你既然不愛我為什麼還要對我做這種事?」

「我不愛你?你說我不愛你」

瞇起眼,李成烈被他的話惹怒

全世界的人都看的出他對他是真心的

但偏偏當事人卻看不到

「我有說錯嗎?你...只是因為我的身體符合你的需求才會纏著我的、不是嗎?」

咬住唇瓣,金明洙的眼角正在泛淚

咬牙,李成烈放下他

轉身,徒手就狠狠的往玻璃砸去

拳頭理所當然的受傷流血

被放下來的金明洙愣了

傻傻的看著李成烈自虐的動作

卻在他說出那句你走吧,又更加傻眼

「你這樣...算什麼?李成烈你憑什麼擅自闖入我的世界又說要離開?」

金明洙哭著拉過李成烈,也不管他的手是不是在流血,雙手併用就狂拍他的胸膛

李成烈默不作聲的任由他發泄

是啊,自私的從來就是他

所以金明洙會看不出他愛他也很正常

「不管你愛不愛我,可是我愛你,你懂嗎?我金明洙愛你啊...」

明洙哭的緩緩蹲到地板上

無助的哭著,因為抽噎而抖動的肩膀更顯得他的脆弱

李成烈二話不說拉起蹲在地上的他就是吻住

直到兩人快要沒有氧氣才放開

「明洙,你說錯一件事了」

「什麼?」

因為哭過而軟軟的卡通音,金明洙扁嘴一臉委屈

「李成烈他啊,也是愛著金明洙的」

將本來要懲罰的心思忘了一乾二淨,畢竟看到金明洙哭何嘗不也是在折磨自己

再次溫柔的吻住他,明洙安分的沒有在抗拒

本來就已經沒有遮掩效果的襯衫一把被李成烈扯下

他溫柔的吻著他的每一吋肌膚

寶貝似的不忍傷害

「成烈....」

「乖,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再一次溫柔的進入他,比起前一次的突然進入這次倒是做好了不讓他受傷的事前準備

然後,就是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撞擊

狠狠的,卻又想要溫柔

李成烈正在用自己的方法告訴金明洙他愛他

既溫柔,又炙熱的愛。

一到學校,看到學生會室的一片狼藉

金聖圭果斷的直接省略今天的會議不開

畢竟讓其他人看到這副模樣也不怎麼好吧?

無奈的自己動手整理,心裡當然是臭罵那對在休息室裡做好夢的兩人

 

所以說,擔心什麼的根本不用嘛。

 

x7

南優賢最近很神秘。

自從知道成烈跟明洙和好以後,雖然高興的差點哭,但卻沒有像金聖圭預測的那樣

就是賴在他懷裡撒嬌什麼的

當然這都只是金聖圭一個人的幻想而已

可是最近,月考以後,數科低空飛過也沒讓南優賢高興的大叫

反而是平靜的說了句謝謝圭哥然後往他臉啵了一下就跑房去

金聖圭當然覺得奇怪,但他並不會去阻止南優賢做任何事

因為他認定南優賢最後一定會告訴他

可是經過一個禮拜、兩個禮拜...甚至已經一個月過去了還是沒見南優賢對他說

沒耐心的金先生當然是秘密號召南優賢的好朋友李成烈先生詢問下

但連李成烈也不曉得南優賢最近到底在幹甚麼

哦對,自從跟金明洙和好以後根本是閃死人不償命的恨不得一分一秒都膩在一起

所以他只好自己調查。

放學的鐘聲響起,南優賢左顧右盼的,像是在顧忌什麼

看了好一會才安心的往跟回家逆向的路走

金聖圭悄悄的跟在後頭,南優賢蹦蹦跳跳的走著

殊不知身後的某人害怕他走不好去磕碰到,又不敢冒然出現

只好膽戰心驚的跟著

終於,到達目的地

是一間叫Honey的甜品店

南優賢走了進去,金聖圭從外面的玻璃一看

一個男人抱住南優賢,而南優賢也沒有反抗甚至回抱他

拳頭握的越來越緊,正當他要往旁邊的牆壁用力敲的時候

一個聲音打斷他

「聖圭哥?你怎麼在這?」

是金鍾鉉,金聖圭那僅有一歲之差的表弟

「我...有事」

「哦,那要不要進來坐坐?那間店是我的」

金鍾鉉往前指著剛剛優賢走進去的甜品店

「那是你的?」

「對啊,我跟我媳婦兒開的」

金鍾鉉覺得金聖圭的反應有些大驚小怪

不就是甜品店嘛...

「所以,那個在顧店的人是你老婆?」

「對啊」

「那沒事了...我下次再來找你,我有事先走」

「哦好...」

這哥到底是怎麼了?

一回到公寓,金聖圭就用力拍到隔壁的門

李成烈一臉疑惑的開門,「哥你幹嘛啊」

「我問你,優賢是不是有個朋友在開甜品店的?」

「甜品?」

「別懷疑就是甜品」

李成烈靠在門邊,想了好一會後突然大叫

「啊,我想到了」

「想到你就快說」

「哥你真是沒耐性」

「我的耐性是留給優賢的,你說不說」

「那個朋友叫金基范,算是優賢的玩伴,只是後來因為家裡才會搬走的,我記得前陣子優賢還很高興的跟我說找到他了,他在當糕點實習師」

果然,自己猜的沒錯

金聖圭沒回應就自顧自走回家裡

徒留一個人在那裡說得高興的成烈

有什麼秘密,是我們之間沒法說得?

南優賢回到家時,看到的是一臉陰霾的金聖圭

走到那人背後環住他的脖子

「圭哥怎麼啦」

「優賢」

「嗯?」

「我們不是說好不可以有秘密要對彼此坦白的嗎?」

聽到這句話,南優賢放開環住他脖子的手

用著無奈的語氣說,「圭哥都知道啦,人家本來要給你驚喜的說」

「什麼驚喜...唔、優賢?」

話還沒說完就被狂妄的吻住

這應該是兩人在一起這麼久以來金聖圭唯一的一次失勢吧

露出可愛的虎牙,南優賢笑得不尋常

用力的把男人推到,開始對他做那些平常應該由金聖圭來做的事

好比如,挑逗。

咬開扣子,若有似無的男人的敏感帶

金聖圭舒服的呻吟,就想看他寶貝到底想幹嘛

下一秒,南優賢扯下自己的領帶綁住他的雙手

金聖圭失笑,寶貝這是想玩SM嗎?

誰知道,南優賢根本沒打算繼續下去

他從頭到尾只是想要挑逗金聖圭把他弄得慾火焚身在再逃走的

看到離開壓住自己的小身板

金聖圭有不好的預感,而那預感也確實成真

南優賢並不會平白無故挑逗他的啊。

「哼,這就是圭哥不相信我的懲罰」

拍拍手準備閃人

但南優賢沒想到的是

男人禁不起挑逗與誘惑

尤其是像金聖圭這種的

如果沒有把你壓在床上操(!)個三天三夜他是不可能放過你的

所以優賢啊,自求多福吧

 

誰讓你遇上金聖圭這只色狼呢

===TBC===

一個回來整理下部落格順便更之前打好的文的節奏~

雖然不確定甚麼時候會再更文但是一定會把文完結的(可能很久QQ

果然三年級了要忙的事情一大堆=_=

還有昨天是無限的第兩千個日子粗卡

帶著久久的一更跟大家見面還有又說一次再見

151130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