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名:固執的男人)

與其有求於人,還不如靠自己。

金聖圭是個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人。
其實從很多細節與小事就看的出來
當初一人隻身來到首爾,做了許多粗活工作只為了完成他的夢想,他也沒喊過一次累,因為他心甘情願

可自從遇上南優鉉,他就越發越覺得自己的軟弱
從來不依靠任何人的金聖圭,如今也會因為一件小小的事覺得倍受打擊
他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談了戀愛以後也把堅強跟勇氣給一併丟了

當初的Solo專輯、綜藝節目上無心的一句話...林林總總的原因堆積起來
終究還是能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但是,他金聖圭就是那種即便自己遍體鱗傷也不會跟別人訴苦的人
就是寧願放任傷口疼痛也不願喊出來他疼
即使有著像家人一般的成員們
可是基於自己是隊長、是大哥,所以他更不可能對著弟弟們說這些軟弱的話

這些事,當然都被南優鉉看在眼裡。

好幾次,他都想要大聲的對著金聖圭說,如果你累了,你還有我們、還有飯們
但是你為什麼總是要自己承擔?

最後,這些話南優鉉還是硬生生的吞下,絕口不提
因為他害怕自己會因此傷害那個男人
那個比誰都驕傲卻又脆弱的男人

在Last Romeo打歌的期間,南優鉉弄傷了手
金聖圭比任何人都還要來的緊張,但卻沒表露出來

只是在休息的期間偷偷的看了南優鉉好幾次
然後不發一語什麼也沒表示

過了幾天的放送舞台
南優鉉卻堅持要上台,金聖圭理所當然的拒絕,兩個人起了衝突

後來他還是上場了,只是面無表情的,連聖圭也是

回宿舍的路上,沒有人敢打破這凝重的氣氛
一個人的低氣壓就已經夠沈重了,何況是兩個人一起?

真不知道該說是有默契還是說是冤家,一個明明想要和好卻拉不下臉開不了口,一個明明知道自己錯了卻又不願意承認寧願放任這低氣壓堆積

太過相愛的兩人,或許就是因為太過在乎彼此才會這麼的執拗。

上樓時,一如既往的分成兩批上去
聖圭當然是屬於那第一批上去的,在外大家總說他是武林公主、是所有人捧在手心寵著的

但其實只有他們知道,這個被他們寵著的哥,其實也頑固的可以
雖然懶是已經無法改變的,而真正的固執則在於對工作還有音樂

看不出來吧,他也是那種一旦認真起來可以不眠不休的人
即便身子骨差的可以,但他還是堅持把事情做完
如果不是因為南優鉉常常軟硬兼施的逼他休息,不然可能會讓飯們看到在舞台上暈倒的他了

他們的這個公主,太過堅強,堅強的硬是逼自己拿起利劍與盾牌來保護屬於他們的王國
可是他似乎忘了,他的身後其實還有許多支持他的人,其實他能不用那麼辛苦的

沒有人敢說話,連平常總是笑嘻嘻的東雨也默默的玩著手機

叮。電梯門應聲開啟
聖圭首先走入了電梯,接著是成鍾,只是當他打算走進去時,南優鉉卻拉住了他的後衣領,然後面無表情的走進去,關上門

被留在一樓的五人面面相覷,只希望這兩人能夠趕快和好,畢竟這低氣壓他們真的受不住阿

南優鉉跟著進來的那一刻,其實聖圭有點崩潰的想要對著他大喊,你究竟想怎樣
可是他還是忍著大吼的衝動

夠累了,他也不想再生氣或者說些什麼
就這樣吧

縮在電梯的一角,他沒有再看他一眼

「真的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屬於他的氣息突然罩住他,弄得他措手不及

因為他真的沒想到南優鉉會這麼光明正大的在電梯裡,如此直白

「說什麼?跟你有什麼好說的?連隊長的話都不聽了」

撇撇嘴,聖圭不滿的看向一旁

「哥,這個時候,撇開隊長跟隊員、哥哥跟弟弟的身份」他低頭,又更靠近他,「只用戀人的身份」

「戀人?」聽到這個詞,他嗤之以鼻,「好啊,那我就用戀人的身份,你明明知道自己受傷了為什麼還硬要上台?別跟我說怕飯們擔心那套,我還不知道你嗎?啊?」

聽著聖圭變大的聲音還有那怒視的眼神,南優鉉真的覺得他的哥太可愛了,只是這個時候這麼講大概會被揍,不,是一定會

所以與其冒著被揍的危險還不如用實際行動來表現

就著那僅差幾公分的距離,還有只要低頭就輕而易舉能吻上的那個點

在電梯裡,金聖圭第一次這麼大膽的做大概他一輩子都不會做的事,甚至沒有拒絕的環上他的脖子

明明應該要揍他的阿,這個混蛋
可是既然能用一個吻來解決,那好像也不錯

「哥,對不起,我只是跟你一樣,我也有想堅持到底的事。所以,我們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捧著他的臉,南優鉉低頭抵在他的額上
金聖圭的臉頰似乎暈染了一些紅,雙眼就這麼盯著地面,被他牽進宿舍

「南優鉉」
「嗯?」
「你這混蛋」
「可是這混蛋是你的阿,哥」

同場加映:

自從上次的爭吵用一個吻解決以後,金聖圭越發覺得這傢伙厚臉皮的程度根本堪稱防彈衣

就算Cody姐姐跟其他人在一旁,他還能若無其事的偷偷到他的身旁偷一個吻

好比如今天,因為有一個戶外的表演,所以一行人一大早就到場地彩排

由於天氣熱的要命,彩排第二次以後金聖圭理所當然的坐在一旁休息

雖然前面說公主很堅強,但體力還是有待加強

而南優鉉這個傢伙,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跑來坐到他的旁邊,然後借位開始騷擾他

雖然從飯們那裡的角度看,就只是純粹說悄悄話而已

但只有金聖圭知道,他又被這傢伙吃豆腐了

「呀,你給我克制點」
狐狸眼怒瞪著眼前一臉無辜的人
雖然後者表示,哥你瞪人真的不可怕阿
但他怎麼可能說出來呢,又不是找死

南優鉉甜甜一笑,故意又靠在他的耳邊,「哥,飯們都在看呢,要不我們給他們發個糖吧」

說完,唇瓣若有似無的掃過他的耳垂

再次被調戲的金公主只差沒一腳把人踹下舞台去

旁邊的成員們則表示,這兩人太虐狗,他們瞎了什麼都沒看到

以後吵架想用一個吻解決?
窗戶都沒有!

---E.N.D---

遲來的, 김성규,생일 축하해 ♥♥♥

雖然有點題文不符(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