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面對那鮮紅的血、赤裸的慾望打擊著自己。
而此刻的他,還是人類嗎?




少年的臉色十分蒼白
他環抱住自己,顫抖出賣了他,那正是害怕的反應
這裡是哪裡?
為什麼明明還在打工完回家的路上
轉眼間,就被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帶到這裡

噠噠噠。
腳步聲逼近,他顫抖的更厲害了,冷汗佈滿額頭
明亮的眼眸,完美的臉龐,還有像小動物一樣害怕發抖的模樣
對,這正是他要的,獵物

男人修長的手指捏住他的下顎
若有似無的笑容更讓他害怕
「放、放了我吧...,求求你...」
他請求,但男人卻視若無睹

男人張開嘴,看似是要說些什麼
但下一秒,脖子上傳來的陣陣刺痛讓他徹底嚇傻
沾滿鮮血的嘴角
他滿意的伸出舌頭舔掉四周殘留的血液

男人殘酷的宣佈他的死刑
那好聽的聲音,如惡魔的呢喃
魅惑著他的心,引領他一同踏入地獄...。

「你啊,可沒有選擇的權利。」

01

加大的雙人床上,凌亂的床單及房內媚惑的情慾味
只要是明眼人都曉得裡頭發生了什麼事,自然的也不敢輕易去打擾或招惹

那個擁有小鹿一樣清晰的雙眸卻又帶著冷漠的男人從床上離開,肌理分明的好身材讓人又羨又嫉
床上依舊昏睡的人則因為他的離開而將要甦醒

當男人再次回到床邊時,床上的人也確實醒來
還懵然的眼神顯示出他仍未清醒,男人輕笑,勾起他的下顎就是狠狠的吻上

「唔...痛...」
唇上傳來的痛意讓金明洙瞬間清醒,怎麼又咬他了?真是死性不改這傢伙
「明洙,醒了嗎?」
這次,男人溫柔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呃...這傢伙是什麼時候到床上從後面抱住我的?

「李成烈你先放開我...」
「為什麼要?」
「因為我不舒服」
「但是我記得我做完讓你很舒服」
「李成烈!!!」

被調戲的小貓炸毛的大吼,若不是這房間的隔音設備太好,現在可能一大堆人聽到他這嘶吼聲

FrenQurary pub

「您來啦」
「您好久沒來了,人家好擔心你呦」
「優鉉少爺...」

西裝筆挺,金色利落的短髮,一雙蠱惑人心的桃花眼
南優鉉,上流社會的名人,花言巧語但卻從不玩弄任何女人,總是點到為止
不為什麼,因為他是一個貨真價實的Gay
會跟這些女人扯上關係只是為了掩瞞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罷了

笑笑的與這些女人保持距離
酒保朝他點點頭,便領著他走到酒吧裡最後面的包廂

打開門,濃濃的酒味讓嗅覺靈敏的他皺眉
只見,一個衣衫不整的男人躺在沙發上
裸露出白皙柔嫩的皮膚

南優鉉一靠近沙發,男人就坐起身,環住他的脖子
撒嬌似的喃喃自語,「你這個混蛋,死哪去了啊?居然敢讓我等?」
南優鉉不怒反笑,輕輕在男人耳邊低語,「但是我值得讓你等,不是嗎?」
男人不滿的嘀咕幾聲後,粗魯的扯下他的領帶,解開襯衫,將領子掀開

利牙刺破肩膀的皮膚,他滿足的吸吮對他來說如甘霖一般的血液
紅色慢慢的往白襯衫暈染開來,形成一種妖艷的畫面

待金聖圭饜足以後,他依在南優鉉的胸膛前
「滿足了?」
「不」
「那怎麼不繼續?」
「美味的東西當然要慢慢品嘗啊,一下子就吃完了哪有什麼樂趣?」

金聖圭緩緩睜開雙眼,紅色的眸,某種意義的象徵
南優鉉依舊是寵溺的笑著,看似貼心的替他抹去嘴角的血跡
下一刻,健壯的身軀壓向金聖圭
「那現在,換你來滿足我了。」
「記得,溫柔點」
「你明知道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溫柔的人」
無奈的語氣從他口中聽來像是在調侃
南優鉉一把撕開他身上的白襯衫,往那雪白的頸部印下屬於他的記號

真正的夜,或許現在才拉開序幕,也或許,夜永遠不會停歇的持續存在,只是有時隱匿在陽光之下,那夜。

===TBC===

這篇是Hyde的前傳#
但是因為之前hyde寫得連我自己都看不懂所以打算微調一下#
有點吸血鬼的文風但我寫這種奇幻類型寫得很爛所以不要太期待XDDD
而且可能不會太長很短然後不明所以就結局所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