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把對血過度渴望的這個缺點去除,充其量他們也不過是人類。


金明洙不滿的怒視著眼前一臉輕鬆自在的男人
粗魯的扯開他穿的正式的西裝
領帶被隨意丟棄,襯衫的第一顆扣子更不用說,直接被扯壞落在地上


脖子上那明顯的印記與紅腫,他們倆一夜瘋狂的證明


但對金明洙來說昨夜瘋狂的根本只有李成烈那個混蛋一個人
因為他很丟臉的被做暈了。
而且是每次。


明明同樣都是貴族,不過這傢伙是貴族,位階比他大那麼一丁點,體力就差這麼多?
雖然說他平常的確不怎麼喜歡訓練,以前上課也總是翹課睡覺,但總不至於差這麼多吧


「寶貝你一直這樣盯著我,我可是會害羞的哦」
撐著下巴,露出好看的微笑和一排整齊的牙齒
這個笑容的確可以迷倒很多女人


但對金明洙來說,是挑釁的笑容。


忍住朝那傢伙的下巴送上一拳的衝動,他翻了白眼就決定不理會他開始享用他今天的第一餐


帶血的牛肉雖然腥味四溢,可對吸血鬼來說這卻是最甜美也最誘人的香氣了


「主人,今天的例行會議?」
訓練有素的管家一看李成烈停手就立刻遞上布巾


管家是個年輕,但十分嚴肅的男人
但僅只於外表。


金明洙就曾見識過管家整人的那一面
那時候他第一次到李成烈的城堡作客
隨行的有其他家位階較低的貴族


其中一名貴族出言頂撞了李成烈
雖然他沒有生氣也沒有責罰
可在金明洙臨時離座去晃晃時
看到了這樣一個場景


本來一本正經的管家笑得像惡作劇的小孩一樣
把托盤裡其中兩瓶紅酒倒入了不知名的透明液體
與香醇的葡萄酒混合為一


那時候他並不覺得奇怪,見怪不怪
畢竟他們是客人,總不會害他們吧?


但事實卻是,那兩人喝下葡萄酒以後,連續痛苦了將近三個月才拿到解藥
至於痛苦的過程?那就不說了,真是太可怕了


自從有了經驗以後,金明洙對著管家格外的小心
生怕自己成為下個受害者


不過倒是不必太過擔心
因為他不用成為受害者,而是成了李先生的頭號獵物


「照常」換下寵溺的笑容,李成烈面無表情的起身然後離開飯廳


看著他男人離去,金明洙興致缺缺的戳著帶血牛肉
剛剛不過是做給他看的,天知道他根本什麼都不想吃


伸手想招來女傭將東西解決,誰知道一隻手比他更快,不但牽住他的,另一隻更用看不見的速度將他整個人托起然後狠狠的錮住


嘖,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寶貝,不是說了一定要把東西吃完的嗎?」從後面抱住金明洙,李成烈故意在他敏感的頸窩呵氣,弄得金明洙忍不住縮了縮


「不想吃」


「那,我吃你好了」


……


「李成烈你這流氓!」


===分隔線===


「放了我好不好?求求你…」
少年虛弱的看著站在他眼前冷傲的男人,乞求著


男人伸手摀住他的額頭,仍沒有任何表情,也不說任何一句話


「求求你…」
男孩還是哭了出來,男人的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但僅只於那一瞬間


看著男孩越來越蒼白的面孔,他舉起手咬破自己的手腕,吸了一大口血


扯起軟弱無力的他,二話不說就覆上那同樣蒼白的唇


「唔…」
男孩無力抵抗,只能任由他將口裡的送到自己口中


即使那腥味讓他無法接受,但潛意識的某些因子,正在慢慢的覺醒


曾經的一切,隨著時間流逝有可能會遺忘
但同樣的時間也能告訴你,你曾經經歷過的那些




「浩沅,他不是東雨,你不能把對東雨的思念寄託在他的身上,要不然,那只會是折磨。」


03.


不要用你過去那炙熱的愛來對待眼前的他
就算你依然是你,但他已經不是過去的他

你的愛,對他來說終究會變成折磨一般的痛。


李成烈剛開完例行會議就接到一則消息
讓他只能窮生氣,卻又無能為力

馬不停蹄的到達屬於李浩沅的領地
一踏入城堡就聞到濃烈的血腥味
他皺眉,在李浩沅的僕人的指引下到達書房

那個僅穿白襯衫,袖口仍留有血漬的男人終於抬頭

李成烈沒說話直接的給了他一拳

他沒有回手,只是看著反應眼前比他更加熱烈的男人
然後輕笑

「連你,也要阻止我嗎?」
他開口,沙啞的嗓音迴盪在房裡

看著他的模樣,李成烈二話不說從兜裡拿出一瓶血劑拋給他

那是吸血鬼醫生研究出來,能在危急時刻給予吸血鬼補充能量的藥劑
但,不利於長期使用

接過血劑,咬開,他大口大口的直接吞完
本來毫無血色的臉龐才慢慢紅潤
眼眸裡的那抹紅,也慢慢的變深

「為什麼?給我理由」

「你最該清楚知道的,不是嗎?」
李成烈扶額,這傢伙什麼都好,就是太過固執與堅持

對任何事都如此,對自己深愛的人又更加過分

七千年前,一場叛變讓旁系貴族的繼承者失去了他的愛人

而那人,正是李浩沅

即便找回了張東雨身處魔界的靈魂與靈珠,但這仍然無法改變他已經死去的事實

正中心臟的攻擊,最致命,同樣也最可怕

吸血鬼的弱點,無疑是身上的血

就算那場叛變最後找不到任何的證據與主使者
但李浩沅依舊記在心坎裡
又應該說,這七千年以來,他一直都沒有忘

所以當他見到已經轉世成人的張東雨時,他才會無法克制自己的朝他的脖頸咬去

甚至是現在,將他囚禁在自己的城堡裡頭

「李浩沅你該懂得,對於過去你只能放手」
「就算他真的是東雨哥,但那又怎樣?」
「他現在是人類,不是吸血鬼」
「你不能因為你對他的執著破壞了這份平衡與他的人生」

「那樣對他來說,一點也不公平」

===分隔線===

「唉西,好無聊阿,最近有沒有什麼好的貨色?」
纖長的手指劃過已經被許多痕跡佈滿的木桌

金髮褐眼的漂亮女孩看著面前的桌子,忍不住抱怨道

「小姑娘,你可要小心點,那張桌子的年紀可是比你大呦」

擦著玻璃杯,年邁的吸血鬼忍不住提醒道

「我說大叔阿,這上頭怎麼會刻著DW兩個英文?」
女孩好奇的問,眼睛轉呀轉,似乎正在尋找什麼

「唉,那真是說來話長了」
年邁吸血鬼忍不住讚嘆,正要開口,一把鋒利的刀卻抵在大腿外側

本來單純笑著的漂亮女孩,臉上僅留著冷漠
讓人不敢相信她竟然是剛剛那個仍笑著的天真女孩

「那就,長話短說怎麼樣?」
女孩露出剛剛的笑容,卻讓人不寒而慄

「好嗎?金、智、成,先生」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