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最可怕的不是不信任,而是背叛。


利刃劃破細嫩的皮膚,金明洙愣愣的看著指尖那逐漸滲出的血液


「怎麼了,這是?」
連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手腕又被拉了過去


李成烈張口舔拭那個傷口,直到終於復原,彷彿根本沒受傷過,這才鬆手


然後將人再次摟入懷裡


「沒事,只是…感覺有不好的事情」
他搖搖頭,安穩的倚在他的胸口


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深,他害怕自己所擔心的事又將會成真


「金明洙」李成烈突然將他推開,然後單手捏住他的下顎逼他直視自己


「你幹嘛?發什麼神經?」
他瞪他,伸手想拍開卻被抓住


「你、又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你,走開我要切水果」


甩開他的手,金明洙送上一個白眼以後又繼續剛剛的動作


只是眼裡的不安沒有隱藏的徹底,還是被李成烈發現了。


「好吧,記得明天有宴會吧?」
「嗯哼」
「不要太晚睡」


…臭傢伙明明是你不讓我睡的


金明洙在心裡嘀咕著,不料他男人他下一句話又差點讓他切到手


「噢,對了,如果你不想睡的話我倒是能幫你」


===分隔線===


「三叔?怎麼可能?」
捧著文件,即便胸前襯衫的扣子依舊沒扣好
與在pub紈褲子弟的樣貌天差地遠


這才是真正的金聖圭。


沒有刻意染過的黑髮如絲綢般的柔順
白皙的肌膚甚至讓人懷疑他究竟是不是吸血鬼
但倘若你這麼對他說的話他大概會送上一腳給你當回答


當聽到來自屬下的回答時,他揉揉額頭,忍不住開始擔憂


「唉,有個能看見未來的弟弟似乎不是件好事阿」


金明洙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親人的背叛,往往比Follower的不信任更來的嚴重
一來,因為是親人,所以戒心多少都會降低
二來,因為是親人,所以該知道的事一定不會少,不知道的事也不會多


因此,親人的背叛,對於一個吸血鬼家族來說,是致命傷,更能使一個家族滅亡


「在擔心什麼?」
顯眼他金髮出現在門口,金聖圭剛抬頭而已,他就快速的移動到他的身邊,然後緊緊抱住


「哎,你先放開我!」
用力的狂拍眼前男人的胸膛,金聖圭被抱的喘不過氣來


「噢,這麼久沒見面讓我抱著嘛」
南優鉉黏膩的抱著金聖圭的腰,然後惹來一個不友善的白眼


「抱也給你抱了,你最好給我安靜待著,閉嘴」
再次拿起桌上的文件,他才正要繼續檢視,沒想到卻被他給抽走

「既然我都來了,你確定你還要看著資料嗎?」


05.

白宥賢把玩著自己的頭髮,本來已經漂白的金色如今又換成了夢幻神秘的紫色


如果光看外表大概會以為她是年僅十七歲的少女

但實際上她早就已經三千多歲了


「白魔女你幹甚麼?」

金明洙穿著睡衣,一臉困意的走下樓,連頭髮都翹了好幾跟毛也懶得梳


反正還要回去繼續睡。


「叫什麼魔女阿說的好像我跟禍水一樣」

「你不是嗎?」

瞪了她一眼,金明洙累的連白眼都懶的翻


「好啦反正我只是想來跟你說,你猜的那件事,是對的」


白宥賢一改剛剛的嬉皮笑臉,正經的看著金明洙

然後從口袋裡抽出一卷紙


「給,別太感謝我我做人就是太好」

「嗯,你可以滾了」

「呀你這死沒良心的這樣對我對嗎?」

「在不滾我就把你從Follower裡除名」


語畢,剛還聒噪的女聲已經消失在大廳

金明洙拿著那一卷紙,又緩緩的走上樓


果然,最容易讓人失望的,還是最信任的人。


===分隔線===


秘密地下室裡頭,宏亮的聲音吸引了所有目光



「服從我們,Follower從此就不用在屈服於分支的腳下」

「服從你們還不是一樣」

「是啊,說什麼可笑的話呢」

「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是在利用我們」



一名Follower睨視了站在台上的男人一眼,語氣十分不屑
男人沒有因此而生氣,只是從容一笑


「所以說…」

「Jay!? 」

一片驚呼聲傳來,剛剛還不屑一顧的Follower已經躺在地上,然後地上匯集了一小片的血泊

那是屬於剛剛那名Follower的鮮血。


「現在,還有人對我們有所質疑嗎?」



剛剛還起哄的人現在完全默不作聲,又該說事不敢出聲

因為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存活下來的性命喪於此刻


他們,都玩不起。

===TBC===

真的不要太期待我怕我寫爛所以可能會停個幾天一次性檢查完再放上來XD

這篇篇數大概十幾篇就完了#

但是因為有些很短所以決定以跟「花是愛」一樣的方式兩篇放一起#

 

然後你們可以猜猜白宥賢是好人還是壞人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