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你就像宴會裡頭那好喝的雞尾酒,令人沉醉、令人著迷
卻,不可多碰。

應酬是必然的,但是來者不拒你是幾個意思?

金明洙黑著臉看著不遠處被一群女人團團圍住的李成烈,悶哼幾聲以後還是乖乖的躲往角落去

誰讓那傢伙說如果被他看到有人勾搭上自己的話,那他就一個月不用下床了

笑話,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李成烈你好樣,看你回去的時候我怎麼收拾你

「唉,我們明洙這是吃醋了嗎?」
戲謔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南優鉉端著雞尾酒上前

金明洙睨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只是依舊看著被女人群圍住的李成烈

「要不要、喝一杯?」
晃了晃手裡的杯子,金明洙點頭,接過他手裡的雞尾酒,一口飲盡

一杯還好,連續四五杯,他就開始擋不住了
佈滿潮紅的臉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紅
他搖搖晃晃的走向已經轉戰到別區的李成烈
然後撲到他的懷裡,開始貓式撒嬌

李成烈見到他這模樣,著實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對著身邊的人說聲抱歉,打橫抱起人就往門口走去

離去前還不免聽到一群腐女的尖叫
什麼小受很萌然後他很霸氣之類的

嘖,什麼時候連吸血鬼的世界也被腐女給攻陷了呢

===分隔線===

將凌亂的瀏海區分好,偌大的床上,如天使一般的少年陷入漫長的沉睡

而他,就像吻醒睡美人的王子
只是時機尚未到來

七千年前的他們,非常相愛
雖然有時會大吵,但恩愛基本上大於吵鬧

而他們最後一次爭吵的那時候,也是他最後悔的一次

因為那一次,奪門而出的他,離開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

再次出現的,是他們的結婚戒指,還有冰冷的死訊

所以他憎恨自己憎恨了七千年,七百個世紀裡
他不斷的尋找他的轉世

即使協會的人告訴他,希望渺茫,要他放棄
但固執與愛讓他無法就此放下

最後,他終於找到他了
但最殘酷的代價,也隨之而來

擁有同樣的面貌,同樣的聲音,同樣善良的心
但,卻不是那個,同樣愛著他的他

輕撫過他的眉眼,他開始懷疑自己所做的決定到底事對還是錯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強行灌輸的愛,只有灌輸的那人才能深刻體會
而被灌輸的人,除了迷茫,只有痛苦

因為那愛的本身,本來就不是對著自己
那些,終究只能是回憶、是過去。

 

07.

 

微笑背後的意義,只有本人才知道。

白宥賢一邊哼歌一邊走在陰暗的街道裡

落單的女子時常成為歹徒的目標,因為在市區一帶已經很少有女子敢在深夜出門

因此,看到只有一個人的白宥賢,歹徒忍不住衝了出來,貪婪與好色隨之浮現

只是,財與色還沒劫到,就馬上面臨了生死關頭

扯著無害的微笑,嘴裡說出來的話卻讓歹徒嚇的腿軟

「唔,先玩哪裡好呢?小腿?不行上次玩過了,嗯…耳朵?不行不好咬阿…」

苦惱的模樣雖然可愛,但卻讓人嚇的雙腿直抖

「還是…手、好了」
像是敲定主意,她慢慢的朝已經無法走動的歹徒走去

月光下,纖細的背影慢慢的走往角落
利牙也隨之展露,刺入皮膚的那一刻
她的微笑又更深了

「唔,這血勉強還算行」

===分隔線===

「唉西,誰讓你喝這麼多的?」
李成烈忍不住低咒幾聲,最後無奈只能一把將人扛在肩上

喝醉了的金明洙,就像開葷的獅子一樣完全不受控
甚至隨時都有咬人的可能

「主人?」
管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李成烈的身旁,藍色的眼眸從黑夜裡看來,甚是冶豔

「把下藥的人給我找出來,誰都不用排除」
「是」

坐上車,李成烈將肩上的人平放,然後自己則坐在一旁

像是喝醉一樣的滿臉通紅,不過是假象

究竟是誰,借著今天的宴會和雞尾酒這麼膽大妄為?

「唔…難受…」
金明洙覺得自己腦袋昏沈沈的,但身上的灼熱感讓他十分難受

手下意識的往自己襯衫扯去,露出了佈滿紅痕的胸膛

「明洙,別鬧,快到家了」
李成烈的嗓音越壓越低,連眼眸裡的那抹紅也越來越深

「不要…我難受…」帶著撒嬌的甜膩嗓音,金明洙慢慢從一旁爬起來,襯衫連著他的動作,又裸露出更大片的肌膚

「那就,別怪我」

將他扯到自己身邊,還殘留雞尾酒味的吻讓他欲罷不能

「唔…唔…」

又咬又啃的磨蹭著他的唇瓣,已經復甦的慾望誰也阻止不了

潔白無瑕的月亮,似乎正在被一片烏雲給慢慢的遮住

親愛的,這才只是開始。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