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能夠做到為他而死的準備,就足以說明你有多愛一個人

那天在圖書館,他跟那個紅髮貴族遭到一個男人的襲擊
在保護他之際,那名紅髮貴族受了傷
即便他事後說沒事他死不了,但還是讓張東雨愧疚了好幾天

那天回到李浩沅的城堡時,一踏入大廳,一陣風就襲來
那男人抓著他緊張的問,「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該死的就知道那人不會輕易的放過你…」
男人叨叨絮絮的說了一大堆,但張東雨竟沒有對他的碰觸反感,而是愣愣的讓他抓著

「我沒事…對不起…」
看著失神盯著自己的東雨,李浩沅咬牙,終於做出他這幾天他一直糾結的決定

「明天一早…我就讓人送你回去」他鬆開抓著他肩膀的雙手,轉身,道,「從今以後,我不會在打擾你的生活了,好好休息吧」

沒給東雨任何機會回答,李浩沅回到書房裡,揉揉這幾天一直沒闔上的雙眼

是啊,他不能那麼自私
如今李成烈已經因為捲入這件事受傷了
在怎麼不理智,他都應該面對眼前的東雨已經不是他的那個東雨的事實

張東雨站在大廳,腦海裡迴盪著剛剛李浩沅對他說的那幾句話

他說,他要把他送回去了
他說,從今以後不會在打擾他的生活了

既然這樣,那他應該感到開心才對,不是嗎?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他的胸口會疼的越來越厲害?

「您請回房休息吧,少爺已經告知我了,明天會送您回去的」
張東雨最後有印象的一句話是老管家對他說的
然後,他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分隔線===

白宥賢怒氣沖沖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不管身後那個一直喊著自己的未婚夫

嘖,那還叫未婚夫嗎?
看著她被別的男人受虐也不知道要出來阻止,就那樣看好戲

「宥賢、呀、白宥賢你給我站住!!」
碰。
回應李成鍾的,是比他還大聲的關門聲

李成鍾無奈的站在大廳,對著上頭喊
「呀你不出來我就回去了」
……
「你真的不出來?」
……
「我數到三,一、二…」

「還不滾上來」
帶著怒意的聲音從樓上傳出來,李成鍾笑臉盈盈的走上樓

白宥賢坐在自己的大床上,嘴角的血跡甚至懶得抹去
好看的紫髮有些凌亂,卻依舊讓她迷人的可以

「好啦,別生氣嘛,我還不是怕壞了你的好事」
李成鍾湊到她身邊撒嬌,「誰知道那個南優鉉會這麼沒耐性」
「還不懂的憐香惜玉」

白了他一眼,白宥賢揉揉自己酸疼的雙肩,「你以為誰跟你一樣油嘴滑舌」
「唉,討你歡心還得挨罵阿?」
「但是你,難道不知道這樣冒然的跑去找一個男人很危險嗎?嗯?」
突然轉為低沉的嗓音讓她一愣,李成鍾眼眸裡的某些東西讓他忍不住臉紅再次偏過頭不去看他

「壞傢伙,我錯了我還不知道嗎?不准撩我給我把那表情收起來」

===分隔線===

金明洙在李成烈那待了一會就回去了

一方面是他再不走這傢伙又要把他拆吃入腹
一方面是,他非常擔心那個還不肯放過自己的哥哥

他一個那麼在乎真相的人,說沒受傷大概是假的

所以他現在非常想要打死南優鉉那傢伙
然後讓他一輩子都無法出現在他們面前

「明洙,我知道你擔心你哥也想揍那傢伙,但是他遠比我們想像的強大太多,所以你不准一個人去見他,聽到沒?」

李成烈語重心長的說
因為他真的非常怕金明洙一個生氣就衝去他那

今天在圖書館,那些Follower的攻擊、還有協會遭到偷竊的那些資料加上前陣子分支家族部分被偷襲的傷亡

林林總總加起來,大概也知道那傢伙究竟想幹甚麼了

還不就是想拉下他這麼貴族然後建立自己的世界嘛
都聯合魔族了他李成烈又不是傻不隆冬的還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自己倒是無所謂,但他擔心的是他
他不想失去自己寵了這麼久的人只因為一個背叛者

所以南優鉉,假如你敢傷到他,我絕對跟你拚命

13.

他的頭很痛,在夢裡,他迷路了,怎樣也走不出去那個滿是鏡子的迷宮

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新走回同樣的地方,然後再次重複

「好累…」
他累的癱在地上,再也無法繼續下去

突然,一個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讓他下意識的往那個方向走去

「想知道自己以前是什麼樣子?那就過來」

他走到一個剛剛從來沒有走過的地方
又是一個封閉的空間

一張白色大床上,一個藍髮身穿灰色大袍的女人坐在那

她的藍髮就像海洋一樣美一樣好看
只是遮蓋住臉龐讓人看不清她的模樣
過大的灰袍套在身上顯得更加瘦弱

「請問…你是?」
他走近床邊,禮貌的問

女人抬起頭,淡漠的回答
「我是真實之鏡,藏在所有人夢裡,是夢境的最後一道鎖」
「只要我出現,那就代表你有想知道的事,而且一定會知道」

張東雨看著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的確,自己有想知道的事
總結一句就是他想知道過去那件事究竟是怎麼樣
自己為什麼會死、那個男人…到底有多愛他

但總不能那麼貪心,而他必須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請你,告訴我七千年前的那一切,讓我恢復記憶」
他緩緩的道

女人終於直視他,問,「即使這樣會讓你疼痛不已,讓你失去現在的一切,也無所謂?」
「是」他堅定的點頭

不能再拖了,天一亮他就打算讓人把自己送回去
到時候他也沒有機會可以去知道這些

所以、他寧願撕開那抹已經淡化的疤
再痛一次也無所謂
可他不想自己後悔

看著他異常堅定的回答,女人笑了笑
手一揮,憑空出現了一面鏡子
「走過來,進去你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了」
東雨慢慢走上前,跨入鏡子
消失在女人的面前

「東雨阿,可就算你知道了那些事,你還是注定會失去他的」

===分隔線===

金明洙回去時,看到餐桌上那個背影,著實嚇了一跳

那不是他哥嗎?
但真的是金聖圭嗎?

不敢相信的,他走上前,站在正在用餐的那人旁邊,端詳了好一會確定是自家哥哥以後,他差點高興的叫了出來

金聖圭一臉,這傢伙怎麼又智障了,的表情繼續用餐

金明洙喜孜孜的坐到自己的位子,要人給他送來自己喜歡的麵食

「…呀你真的是吸血鬼嗎?這麼愛吃麵」
看著自家弟弟奇怪的嗜好,他忍不住吐嘈

麵吸到一半,臉頰鼓鼓的金明洙抬起頭看著他
「…算了當我沒說,你繼續」

難怪李成烈那麼喜歡欺負你
呀金明洙你根本一臉,快來欺負我,的樣子阿

用完餐以後,兩人坐在大廳卻什麼話也不說
默契的惰性,果真是兄弟無誤

「明洙阿」
金聖圭打破沉默,先開口
「嗯?」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那天,我獨自面對南優鉉的時候,真的很受創來著,如果不是白宥賢,我想死了算了」
「對不起…」

聽到這番話,翻白眼這事終於能輪到他做了
金明洙起身坐正,一臉認真的看著他
「所以哥你要為了那個混蛋而死嗎?」
「你愛上他了,但他不懂的珍惜那就算了」
「但是我是你弟弟呀」
「所以在你想死之前…想想我好不好?」

金聖圭看著眼前雖然不愛表達,但卻因為前幾天自己失常而擔心不已的弟弟,覺得非常愧疚

「明洙阿,對不起…」

===分隔線===

「少爺,魔族那邊傳來消息說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開始了」

一個男人單膝跪在他的面前,尊敬的道

「是嗎,那就差不多了」
南優鉉轉身,臉上的笑容看了十分刺眼

過了今天,他就能得到他鎖想要的一切了
真好。

「那請下命令」
「那就、開始吧」


一大群Follower受到指示攻入了吸血鬼協會
目前已有多數傷兵,請各方儘速支援。

傷還沒好到一半,李成烈就接到密報
捏緊了手裡的紙,他忍不住低咒幾聲就換了衣服並讓管家召集人

「該死的南優鉉…」


李浩沅接到消息時,有些措手不及
因為幾個小時前,張東雨才剛昏倒,甚至沒有醒來的跡象

跟管家交代完以後,他也帶著人與李成烈等人會合
此事非同小可,一旦除了差錯就無法挽回

李重燁冷靜的看著被一群人包圍的自己,還有那個帶領的人
還是想以勸導的方式來說服

「孩子,停止吧,從前我就告訴過你,不能過度的貪心,不是屬於你的東西就算奪過來,還是會再次失去的」
聽到這番話,南優鉉冷笑一聲
「所以我就必須處處忍讓?憑甚麼?我要拿回本來就屬於我的東西!」

看著他身邊的那群Follower,李重燁搖搖頭,「一時的忠誠能讓你得到什麼?不要在錯下去了,他們不可能不會背叛你,即使現在不會」

「現在就夠了」他冷哼,「現在,只要能把你拉下來,那以後的事何嘗不在我的掌控之中?」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
李成烈與李浩沅出現在門口,一群人將南優鉉等人包圍住

「總算來啦,就等你們出現你不然我可不想拖那麼久」
挑釁意味十足,卻沒讓李成烈有任何的反應

「南優鉉,夠了,難道你以為我們不曉得你想幹嘛嗎?」
「不管是你身邊的這群Follower還是魔族那邊,我們早就安插了人進去」
「所以趁現在還來的及,認輸吧」

聽到李成烈的話,他突然仰頭大笑
「你們以為我會就這麼認輸嗎?就算只有我自己,那也不會!」

南優鉉撲向兩人,順勢在身後開啟一個空間將兩人拖了進去

「就算我活不了,你們也別想好過」

===分隔線===

「不!!!!!」
隨著呼喊聲,他慢慢恢復意識
冷汗佈滿全身,連額頭也是

在真實之鏡裡頭,他看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與事情的開端

本來就虧欠的那些
本來不該發生的那些
命運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意外而改變既定的事實

詛咒終將讓他失去他

 

===TBC===

 

這篇明天放結局#

然後有點拖到因為本來想要星期五之前把結局弄出來的結果就拖到今天跟明天了XD

 

其實剛開始我以為這篇會一直被我放在草稿裡面可能也不會繼續寫

雖然可能故事蠻趕的想要表達的東西也沒有寫出來#

但是還是謝謝親們~我愛你們(走開

 

還有如果有看到錯字請告訴我一下XD(強迫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藍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